欢迎光临亚游app官网下载|HOME!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更多]

  咨询热线:022-27288694
  网址:www.maochilawyer.com
  邮箱:lixiaohua0502@163.com
  邮编:300090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北马路与城厢西路交口富力大厦1401、1406
 
 
武安市凯德经贸有限公司诉广州市石桥轮胎有限公司、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县支行票据返还请权纠纷案

【争议焦点】

票据权利人以票据遗失为由要求实际持票人返还票据时,并未对丧失票据的情形作出合理说明,在此请求下,权利人能否要求实际持票人返还票据。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原告凯德经贸公司是涉案汇票的票据权利人,对农行邯郸县支行享有付款请求权;被告广州轮胎公司将该汇票返还给原告凯德经贸公司。

被告广州轮胎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凯德经贸公司的诉讼请求。

【裁判要旨】

票据权利人以票据遗失为由要求实际持票人返还票据。此时票据权利人应当对丧失票据情形作出合理说明,证实自己的票据确属被盗、遗失或灭失。因票据实际持有人提供的证据足以对权利人遗失票据产生合理性怀疑,且票据权利人不能作出合理解释,且其述称票据丢失的过程违反常理,故不能认定票据存在被盗、遗失或灭失情形,权利人无权要求票据持有人返还票据。

【法理评析】

根据我国相关司法解释规定,法律规定的可以申请公示催告的失票人,是指按照规定可以背书转让的票据在丧失票据占有以前的最后合法持票人。票据丧失,是指票据权利人因自己意志以外的原因失去了对票据的占有,既包括票据的物理形式灭失,亦包括票据遗失、被盗等使票据权利人丧失对票据占有的情形。因权利人丧失对票据的占有是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故其丧失票据,并未丧失票据权利,其合法权益仍受法律保护。但是,主张丧失票据的权利人应当对丧失票据情形作合理说明,证实自己不持有票据确属被盗、遗失或灭失。此时,如果他人提供相反证据足以权利人丧失票据的主张产生合理性怀疑,而权利人未能作出合理解释的,则不能认定为票据的被盗、遗失或灭失,权利人无权请求他人返还票据。

票据权利人主张票据遗失,遂要求实际持票人返还票据。虽然丧失票据并不丧失票据权利,合法权益受到保护,但其应当对丧失票据情形作合理说明,证实自己不持有票据确属被盗、遗失或灭失。但因票据丢失系消极行为,权利人难以证明票据丢失的过程,故票据权利人不能详细说明票据丢失过程,并不导致其主张不成立的原因。因实际持票人提供了相反证据,足以对权利人主张票据遗失产生合理怀疑,而权利人对此亦不能作出合理解释。且按照权利人所述票据丢失内容存在多处矛盾,违反常理。故权利人主张的票据丢失不能认定为票据的被盗、遗失或灭失,权利人无权要求票据持有人返还票据。

【适用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八条 失票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除向人民法院说明曾经持有票据及丧失票据的情形外,还应当提供担保。担保的数额相当于票据载明的金额。

【法律文书】

民事起诉状 民事答辩状 民事上诉状 民事上诉答辩状 民事申诉状 律师代理意见书 民事一审判决书民事二审判决书 民事再审判决书

【思考题和试题】

1.什么是票据返还请求权。

2.简述票据返还请求权的行使主体。

3.票据权利人行使票据返还请求权时,应对哪些事项予以说明。

【裁判文书原文】 (如使用请核对裁判文书原件内容)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石桥轮胎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安市凯德经贸有限公司。

原审被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县支行。

上诉人广州市石桥轮胎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武安市凯德经贸有限公司票拒返还请求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邯市民三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苑秀霞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宋悦来、代理审判员赵国栋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613日,冀中能源集团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作为出票人出具一张票号为10300052/20893202的银行承兑汇票,汇票到期日为20111212日,票据金额500万元,付款行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县支行(以下简称农行邯郸县支行),收款人为邯郸市鹏博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博公司)。

2011108日,武安市凯德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德经贸公司)向邯郸县法院申请公示催告。凯德经贸公司在“公示催告申请书”中介绍涉案汇票的信息时称:“2011712日转让给盛华选矿厂,在我单位还未盖章时工作人员不慎丢失。”并说明其公司发现遗失的时间是2011930日。在凯德经贸公司申请的同日,邯郸县法院刊登公告并通知农行邯郸县支行停止支付。同年1018日,广州市石桥轮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轮胎公司)申报权利。20111027日,邯郸县法院向双方当事人送达终结公示催告裁定书。

20111123日,凯德经贸公司提出诉前财产保全。原审认定的20111118日,为凯德经贸公司提交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书上记载的时间。同年1124日,一审法院裁定冻结本案争议票据,20111130日,凯德经贸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凯德经贸公司诉讼主张:2011710日,凯德经贸公司作为供方与物流公司作为需方签订了《工业品买卖合同》,货款金额1 000万元,现汇承兑,货到付款。凯德经贸公司通过履行上述合同,取得了本案汇票。凯德经贸公司提交了双方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凯德经贸公司收到物流公司铁精粉款1000万元(承兑)的收据和凯德经贸公司预收账款的记账凭证以及给物流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物流公司亦出证证明:2011712日,物流公司将本案争议的银行承兑汇票转让(被背书人一栏空白)给凯德经贸公司,用于支付购买凯德经贸公司铁精粉货款。物流公司转让时未将凯德经贸公司记载为被背书人。凯德经贸公司主张自己是该汇票的合法票据权利人,广州轮胎公司不享有票据权利,应将该汇票返还给凯德经贸公司。故请求判决:(1)依法确认凯德经贸公司为该汇票的票据权利人,享有付款请求权;(2)依法判令广州轮胎公司将该汇票返还给凯德经贸公司;(3)本案诉讼费由广州轮胎公司承担。

广州轮胎公司主要答辩称:(1)凯德经贸公司不是本案票据当事人,要求广州轮胎公司将汇票返还没有道理。凯德经贸公司没有证据证明物流公司将该汇票交付给凯德经贸公司。同时,凯德经贸公司也不能证明物流公司向其交付的不是别的汇票或其他对价。凯德经贸公司提供的收款收据显示,2011712日收到1 000万元承兑汇票。但买卖合同规定,货到付款。原料入库单显示进货日期是715日至21日。也就是说,721日前物流公司不可能支付货款。所以,凯德经贸公司的证据虚假;(2)凯德经贸公司对遗失票据的事实,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属恶意伪报票据遗失,应追究法律责任;(3)广州轮胎公司取得票据已支付了对价,是合法持票人。凯德经贸公司不是票据当事人,没有起诉资格,要求返还票据没有根据。应驳回凯德经贸公司的起诉。

案外人耿茜茹为淄博长河铸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河铸管公司)会计,因非法贴现票据涉嫌犯罪,被淄博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目前已被诉至法院。据耿茜茹交代,王学良原是武安市农村信用联社职工,是为耿茜茹送票的上线联络人之一。王学良解释其票据的,有朋友拿来要求贴现的,也有他人通过关系找来要求贴现的。耿茜茹和王学良签有一份协议。双方约定,王学良保证为耿茜茹提供的票据是真实的,耿茜茹办理贴现后三天回款。双方还约定了贴现利率。在王学良交给耿茜茹的票据中包含凯德经贸公司主张物流公司支付的1 000万元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王学良记载交给耿茜茹票据的时间为2008718日。据王学良称,其交给耿茜茹办理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479张,涉案金额1 000 050 961元,目前,耿茜茹尚欠王学良101 529 387元未能偿还。

本案诉讼中,广州轮胎公司提供了淄博国栋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栋经贸公司)、王海华、大连正泰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泰胶业公司)、大连轮胎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轮胎公司)等关于票据转让的证明。上述证明显示:2011718日,长河铸管公司将票据转让给国栋经贸公司。此后,该汇票被依次转让给王海华、广州轮胎公司、大连轮胎公司。在此期间当事人均未在票据上签章背书。正泰胶业公司于2011722日从大连轮胎公司取得汇票后将自己记载于物流公司的被背书人栏内,然后将票据背书转让给大连船舶重工集团爆炸加工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船舶重工公司)。船舶重工公司又背书转让给大连丹宽砂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宽砂轮公司)。公示催告期间,广州轮胎公司之后的当事人相继退票,争议票据被退到广州轮胎公司。公示催告程序终结后,20111118日,广州轮胎公司向农行广州东城支行查询,该行答复:“1027日终结催示公告挂失止付。”广州轮胎公司在丹宽砂轮公司的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并加盖公章,于20111119日将票据背书转让给北京中船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船公司)。北京中船公司背书转让给中船重工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工财务公司)。诉讼发生后,重工财务公司和北京中船公司分别退票至广州轮胎公司,广州轮胎公司再次成为持票人。广州轮胎公司于2011718日从王海华处取得汇票时支付对价500万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判决:一、凯德经贸公司是票号10300052/20893202,票款500万元汇票的票据权利人,对农行邯郸县支行享有付款请求权;

二、广州轮胎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该汇票返还给凯德经贸公司。一审案件受理费46 800元,诉讼保全费5 000元,均由广州轮胎公司承担。

宣判后,广州轮胎公司提出上诉。

本院经审理认为:关于凯德经贸公司是否曾为涉案汇票持有人问题,凯德经贸公司提供了其与物流公司的买卖合同、履行凭证、增值税发票和物流公司的证明等。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凯德经贸公司曾经持有过本案汇票。广州轮胎公司所提异议不足以否定凯德经贸公司曾经持票证据的证明力。

但是,物流公司未将凯德经贸公司记载为被背书人,凯德经贸公司收到汇票后亦未将自己补记为被背书人。凯德经贸公司无法以背书的连续性证明其享有票据权利。如果说凯德经贸公司以非背书转让方式取得票据,其在不持有票据的情况下仍主张享有票据权利并向人民法院起诉,因票据为流通性证券且具有无因性,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票据纠纷若干规定》)第38条的规定:“失票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除向人民法院说明曾经持有票据及丧失票据的情形外,还应当提供担保”。凯德经贸公司有义务说明丧失票据的情形,说明自己不持有票据确属被盗、遗失或灭失,而非在进行票据贴现等流转中出现风险或被他人所骗,而且还应证明现持票人不享有票据权利。

关于凯德经贸公司是否将涉案汇票丢失问题。首先,凯德经贸公司不能说明票据丢失的基本事实,且其主张丢失与其在公示催告申请书中称2011712日转让给盛华选矿厂相互矛盾。对此,凯德经贸公司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其次,凯德经贸公司于2011930日发现汇票丢失后,并未向公安机关报案,也未及时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而是在多天以后才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 (时间为2011108日)。公示催告期间,广州轮胎公司申报了权利,致使公示催告程序终结。但凯德经贸公司亦未及时提起诉讼。根据凯德经贸公司的主张,其丢失两张汇票,涉案金额1 000万元,数额巨大。正常情况下,凯德经贸公司发现票据丢失后应立即采取措施,以最快捷、最有效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利益。凯德经贸公司的上述行为不合常理。最后,凯德经贸公司主张丢失的汇票,通过二审法院查证,均由王学良转给耿茜茹办理票据贴现。如对上述事实的解释仅为巧合,没有说服力,更不能令人信服。将上述几个方面综合考虑,法院认为,凯德经贸公司伪报票据丢失存在合理理由。故判决为:

1.撤销一审民事判决;

2.驳回凯德经贸公司的诉讼请求。

3.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46 800元,财产保全费5 000元,均由凯德经贸公司负担。

 
发布时间:2019/6/6 已被阅读11次
 
 
版权所有:亚游app官网下载|HOME  电话:022-27288694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北马路与城厢西路交口富力大厦1401、1406  邮箱:lixiaohua0502@163.com  网址:www.maochilawyer.com  津ICP备18006416号-1